NOI2019 游记

奇异的光芒照亮了房间。

黎明的曙光穿过了结界。

看来你的旅途终于到了重点。

你现在充满了决心。

Day -3

今天是在GDFS集训的最后一天。本来听说NOI前两天还可以在GDFS的宿舍住着,还能使用GDFS的机房,挺想多住两天的。结果早上尝试去阳台的水池刷牙的时候发现水池里有一只正在蠕动的蛞蝓,感觉san值快归零了,听完课就跑去万达住着了。有幸和河南队长Lcentury住在了一起。

晚上一起去吃了火锅,感觉万达有许多好吃的东西。

背笔试,看了看后两天打算写的模板。

Day -2

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快中午了。想打的模板这么多,可是我的水平却这么低。数据结构啥的全都不会,字符串也不怎么熟,更不要说好久没写过的Min25筛了。而我竟然作死花了一下午学习大概没有什么用的BM算法。啊,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后来本来想写个KDTree,结果想了想发现NOI从没考过根号算法,还是先写一遍平衡树吧。(退役预定)

晚上和Lcentury吃了一些万达旁边的广场上卖的小吃,感觉十分愉悦。

Day -1

明天就是NOI开幕式了,而我还有那么多模板没有打。感觉很虚,赶紧把SAM打了一遍。

写的是前几年NOI的品酒大会这一题,感觉越写越自闭,有很多情况需要处理,竟然花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才写完。再对比一下别人游记里切题的经历,感觉自己肯定要退役了。测了样例发现过不了,仔细看了一眼题才发现原来是要求最大值和总方案数,结果我看成了最大值和最大值的方案数。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退役预定)

下午写了一遍SA和多项式求逆,发现自己的常数还是一如既往的慢,在UOJ上基本要排到最后几页。晚上还在调代码,感觉NOI要跪。

Day 0

去的比较晚只买到了一件T恤。今年竟然发了一个看起来质量很好的包,看起来很好看。只是宿舍被分到了五楼,还在最里面一栋,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上去。广州的夏天又那么热,感觉快要死了。

到了宿舍发现我竟然和戴大爷和snz大爷住在了一起,鏼鏼发抖。宿舍比起GDFS简直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午饭也很赛艇,竟然还有饮料。

下午找了一圈自习机房然而并没有找到,只好回宿舍坐在床上。

背笔试。

Day 1

上午在宿舍和snz大爷谈笑风生。我提到NOI Linux上的gdb有点小问题,不能直接print像是vector,map这些STL容器里的内容,会得到一些奇怪的东西,然而snz大爷表示他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现某套餐特别好吃,排了很长的队,于是也过去排。结果发现恰好排到我的时候没了,感觉要被线卡了。(退役预定)

背笔试。

笔试的时候竟然可以随便坐,于是找了一个可以直接看到考场前面的大屏幕的位置。到了规定的时间发现笔试的链接还是没有出现,正举手向工作人员求助的时候刷新了一下发现它咕了几分钟。

今年笔试并没有什么槽点,写完之后检查了两遍,成功AC了。

实际赛的题中竟然有一道交互题。想到WC时的场景,我这样只会乱搞的选手的希望应该只在这道交互题上了。

然而并没有提答。性价比低

试机的时候发现“月亮键”按下去之后电脑会进入一种无法唤醒的奇怪的休眠状态,尝试按电源键还会进入DOS系统,感觉奥妙重重。而且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要是在考试的时候没保存又一不小心按到可能就一键退役了。

面基的时候有幸见到了wjyyy大爷。

下午在报告厅看到国家队选手的PPT,觉得国家队选手见面会大概是讲课。然而晚上去了才发现并不是这样。中间还得跑出去拿密码条。

八点半的时候本来已经打算走了,拿着包跑到了门口,突然发现屏幕上出现了“杂题选讲”的PPT,于是跑了回去,坐在了最后一排。然而讲题的时间比较短,基本上啥也没听懂,只是膜拜了切题的神仙们。

Day 2

今天是机试的第一天。

考试基本准时开始了,然而本地的时间和大屏幕上的倒计时差了几分钟。第一题看到平方想到需要斜率优化,但是看到1e5的数据范围感觉十分的虚,难道需要支持动态插入?冷静了一下发现并不需要,只要把出发和到达拆成两个事件然后按照时间顺序处理就可以了。感觉斜率优化的式子推起来比较麻烦,花了一个小时才写完。大样例似乎比较强,作死决定先不对拍了。

发现发的食物名叫full WAffle,感觉非常的方。

T2是一个计数题。T3的题面很短但是看起来很不可做,看了一眼数据范围像是神仙贪心或者模拟费用流,决定先想T2。

又过了一个小时发现自己啥也没想出来,决定先写个暴力。仔细看了一眼样例,发现自己竟然看错题了!机器人每次会和起点比较高度,而不是上一个点,浪费了一个小时感觉非常自闭。(回收flag)

看对题之后首先想了一个和B的范围有关的DP,发现它恰好不能跑过B是10000,n是300的点,感觉非常自闭。然后对着下面n=50的点想了一会,口胡了一个n^5的奇怪dp,大概是像APIO的赛艇那题一样把值域分段,然后统计当前这一段里用了至多K个本质不同的数的方案数,然后再容斥一下。这个做法看起来非常有理有据,然而似乎并不能优化,自闭了很久也不会优化。

最后一点时间打了T3的28分暴力就滚粗了。

期望得分:100+60+28=188

出了考场感觉非常热,简直快要中暑了。和别人交流了一下发现大家好像都上了200,感觉非常自闭。T2和很多人一样期望得分都是60,然而我的做法和60分的构成似乎和别人都不一样。又听说T1的大样例是假的,斜率优化的单调队列写反都能过,感觉出题人素质极差。

下午紧张地等成绩,早到了考场门口发现并不开门,外面十分的热。广州的蚊子特别毒,而且特别多,简直是可持久化蚊子:可以从历史上任何一个位置扩展出一个新版本来咬人。

紧张地输入了密码条发现自己并没有挂分。但是别人好像都比我高,感觉十分的虚。

实际得分:100+60+28=188

在宿舍躺了一会后去参加NOI活力嘉年华,大概是在考场下面的室内操场里玩一些由志愿者组织的游戏,似乎就是前几年的趣味运动会。我的水平非常的低,推瓶子试了两次都失败了,某个单脚闭眼踩在小圆垫上的项目也因为尝试次数太多而没有拿到奖品(暗示打铁)。最后只靠着平衡球混到了一个小风扇。

踢毽子的项目感觉非常的难,需要先在原地踢五次,再踢到球网对面的一个圈里,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一次的时候我好不容易踢满了五下,准备把毽子踢到远处的圈里的时候失去了平衡,摔到了手,感觉非常疼,甚至怀疑自己骨折了。溜出广二拍了个片子发现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手还是一直很疼,而且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如果后天也这样的话就没法写代码,要一毽退役了。

晚上用冰袋敷了一下,感觉效果并不显著。

Day 3

今天手稍微好一些了。上午去参观博物馆(空调很足)。下午还是不太能敲代码,在机房看了看板子。

既然Day 1考得这么差就只能指望交互题翻盘了。晚上和左队一起写了一道卡常交互题,感觉同时学OI和数学的神仙们真是太强了。

Day 4

今天手已经基本恢复了。

考试准时开始。

看到T1,我就感觉自己要凉了:这题卡内存,还涉及到矩形操作,数据范围又这么小,给人一种强烈的KDTree的感觉。我本来数据结构水平就比较低,考前还没怎么看KDTree(回收Flag)。

冷静了一会发现可以用二维线段树优化连边。又冷静了一下发现不真的把边建出来就能做到空间一个log时间三个log,可以得88分,感觉自己有点救了。再冷静了几分钟也没想到更好的做法,那就写吧。码力不足,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写出来。感觉T1码量比较大容易写挂,写了个暴力拍了一下,然而并没有拍出错。

打开T2看了几眼发现直接按照题意模拟就能得到一个难写还卡常的辣鸡做法,但是这个洗牌操作似乎就是直接均匀混合。用这个结论写了个暴力发现过了样例,这使我觉得T2似乎是可做的,先不管交互题了使劲想T2。

对着T2看了一会,感觉牌的价值一定是它的一次或者二次方这个条件显得很奇怪。我突然想到,两个一次函数均匀混合得到的会不会还是一次函数?把暴力里的long long全换成double打了个表,我发现真的是一个一次函数!再试试T=2的情况,我发现两个二次函数均匀混合得到的还是二次函数!所以只要维护序列的前三项,每次插值转移就可以了。询问也可以直接插值回答。写完一遍就过了样例。

感觉如果T2挂了我就彻底凉了,想要求稳,于是把插值做法和暴力对拍。没几组数据就拍出了错:洗牌时第二堆牌的数量不足三张的时候判错了。感觉非常的方,幸亏写了对拍。

拍完差不多还剩四十分钟,写了个整体二分的44分暴力就跑路了。

期望得分:88+100+44=232

吃饭的时候发现似乎做了T2的人并不多,但是很多人提答拿了高分。

看成绩的时候发现一分都没挂。

实际得分:80+100+44=232

似乎进队了。

走出考场的时候发现宿舍后面的山上冒出了大量浓烟,而且闻起来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打119报了警,发现已经有别人报过了。

吃完饭签完约一个人回到了宿舍,感觉十分惆怅。我靠着打表找规律苟进了队,有很多和我关系很好的选手平时实力很强,但是NOI的时候却挂在了不同subtask判错了这样的问题上。OI实在是太残酷了,外省的选手经此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Day 5

上午很晚才起床,去NOI嘉年华又蹭了一些小奖品。

下午的时候和北京的神仙们打一种叫做“骗人”的牌类游戏,感觉十分欢乐。

晚上的时候和北京的神仙们一起去操场上散步,打魔塔和饥荒到凌晨两点。

Day 6

曾经觉得NOI必有高论,结果经历过以后才发现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只是在比谁不挂分,还可能会因为出题人没想到打表做法这样奇怪的原因退役。

结束了。

祝不幸退役的学长们们高考顺利。

さような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